质疑江枫为枫江倒装说
2019-08-30 16:33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唐代诗人张继的《枫桥夜泊》是一首千古传诵、脍炙人口的七言律绝。2012年10月31日《中华读书报》国学文化周刊发表任国征先生的文章《江枫是什么意思?》指出:《枫桥夜泊》诗中江枫的意思近年来依旧众说纷纭,没有定案。 文章列举五种有关江枫的解释,并认为均能自圆其说。任先生在探讨这些说法哪个更合理一些的时候,因此诗题目还被称作《夜泊枫江》,从而联想到江枫是否为枫江的倒装。在这个大胆假设下,任先生从逻辑上进行小心求证。笔者愿意见到论证能够自圆其说,再生出一种新解释,以给广大读者更多启发。可是读后总有些疑问,很想贡献出来,求得切磋,共同进步。

一是从古代看,夜行诗中是否习惯以江为吟咏对象。笔者理解任先生的意思是夜行诗吟咏的内容应当局限在江面景物,不应涉及江岸景物,具体到《枫桥夜泊》这首诗,江枫就不该是江边的枫树。任先生举出李白的《夜泊牛渚怀古》和杜牧的《旅宿》为例。笔者没读过杜牧的《旅宿》,却读过李白的《夜泊牛渚怀古》。李白在诗中说:明朝挂帆席,枫叶落纷纷。纷纷坠落的枫叶,这不正是江边的景色吗?

二是从现代看,是否存在枫江。任先生考察苏州地图,确实存在枫江路,考察枫桥景区,江村桥简介中明确记载:1985年被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。桥下是古运河经过枫桥古镇的枫江。任先生的结论是枫江名称确实存在。然而,任先生的结论支持不了任先生的假设。因为张继这首诗太出名了,地名、江名、桥名,都可能因诗更改过。如座落在苏州城西的枫桥,《清统志》引宋周遵道《豹饮纪谈》:旧作封桥,后因唐张继诗相承作枫,今天平寺藏经多唐人事,背有封桥常住字。再有张继这首诗的题目又作夜泊松江(见陶令雁《唐诗三百首详注》,江西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)。他既然知道夜泊的地点是松江,自然不会再称此水道为枫江,更不可能去倒装为江枫。

三是从语法看,枫江是否可以修饰渔火。此诗除首句入韵外,后三句的前四个字均为修饰和被修饰关系,即江枫的渔火、姑苏的城外和夜半的钟声,若是这样,因为树和桥均不能修饰渔火,所以从语法上看,前五种说法均不太合适。但若是枫江(江枫的倒装)来修饰渔火,则合乎语法一致的原则,也很合情合理。这种论证给人一种削足适履的感觉。律诗中的倒装,常常是因为追求符合格律造成的。江枫渔火对愁眠这句诗的格律为平平仄仄仄平平。依据一三五不论,二四六分明的规则,江和枫两字都属平声,与格律完全吻合,无须倒装。讲语法是为了完美地表达语意。全诗只有二十八个字,摄取的景物丰富多彩,有落月、啼乌、霜天、枫树、江水、渔火、古寺、钟声和客船。这些景物从天上到地下,有远景和近景,有暖色和冷色,有眼见的和耳闻的,构成一幅有声有色的秋江夜泊图。这幅图画是诗人独立船头,放眼所见,聆听所得。诗人把所见到、所听的景物一律用两个字概括出来, 合乎语法一致的原则。倘若用枫江修饰渔火,就破坏了语法一致的原则。再说,只许诗人看见枫江的渔火,不许诗人看见江岸上的枫树,并不合情合理,而且因视野的缩小,诗的意境暗淡、狹窄了许多。

四是从必要看,枫江倒装后是否与全诗的文笔更连贯通畅。由于七言律绝的第二句和第四句为层次的收尾句,关联性更强一些。为了协调一致,则江枫也可能是枫江的倒装,以呼应夜半和半夜的倒装。这个必要恐怕勉强。因为不倒装文笔同样连贯流畅,否则怎么能千古传诵。倒装是一种反常现象。夜半和半夜,是含义相同的两种表达,人们都常用,如夜半歌声、半夜鸡叫,很难说哪个是正常的表达方式,哪个是倒装表达方式。而江枫一倒装,变成枫江,意思顿改。所以,视江枫为枫江的倒装,以呼应夜半为半夜的倒装,这种说法恐难成立。

由于存在这些疑问,通过进一步研究,倘若不能合理地消解这些疑问,江枫为枫江倒装的说法就立不住脚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yhx.sh.cn肇庆配资平台,唐山配资网站,成都配资网站版权所有